這篇寫完拖好久才發。


忘記是八月還是九月,工作室幫忙製作喜國娛樂的新人團體「子安聖皓」兩首歌曲。


第一首是呈現都市老街道感的「然後,我們懂了」,而這首為了表現出樂團表演的獨特風格,我們特別找了北台灣眾多廢墟,希望在視覺上呈現出來某種衝突感,於是場景勘察成了首要目標。


台灣早期從農業轉變從早期的農業,轉變成輕、重工業,在代工業蓬勃後,存在在台灣各地有許多的大、小工廠。但是隨著時代變遷,再加上大陸及東南亞人力便宜的狀況下,許多工廠不是倒閉就是慢慢轉往內地。也因此,許多廠房不是廢棄就是拆除,於是在非都會區或人口密集處,常常會存在著一些荒廢的工廠,或是一些老舊以失修多年的建築。也因此,我們分頭在北部人煙較為稀少的地方開始勘察,希望能找到適合的場景。


首先一開始我們想到的是金瓜石,這新北市早年的礦坑大鎮。還記得那天去天氣不錯,在這臨海山腰邊的廢礦區,存在著一種特殊的美感。

同行的夥伴看到,他便脫口而出「這不就是宮崎駿世界中的場景嗎!」。

那種荒蕪又遼闊,卻充滿著歷史痕跡的建築物,因為長久荒廢,以漸漸與自然環境融為一體,當我看到時,不盡深深抽了一口氣,心裡想這「定了,就是這裡了」。

但是雖然在實際勘察後,雖然操作上並不困難,但是實際上要申請有一定的難度,再加上籌備期間並不充裕,所以只能忍痛放棄。


我們在惋惜下離開了金瓜石,來到下一個地點。那是位於基隆和平島附近的廢墟,看起來有點像是斷橋,但是又有點像是就船艙。

雖然建築物已荒置,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修復或拆除計畫,在周邊已經架設起一些工材,也讓這個場景失去了原本該有的風味。

於是我們很快的放棄這個場景,轉往下個目標前進,也到達最後確定的場景。

最後找到的地方坐落在省道旁,因為顏色的關係,一不小心就錯過他,讓我們繞了不少冤旺路。

這裡以前是重工業的廢廠,鐵皮的外觀已經因為時間的關係漸漸剝落,但是寬闊的空間,以及鏽蝕的鋼鐵都讓這裡呈現出一種荒蕪的美感。

那天天氣很好,陽光透過以斑駁的天窗透進來,諾大的空間早已空無一人,重金屬的鑄造與加工,需要多少機台與人力,寬闊的空間為得是存放庫料,也為的車輛搬運的便利,不難想像當初這個地方繁榮的感覺。

許多廢墟總是會有不少傳說,時過境遷,我們除了殘存下來的建築物外,對於往事我們一無所知,但是每每堪景總是被那美好的視覺畫面給吸引,那些鄉野傳說倒也不是那麼在意。

但是這個工廠不知道是因為荒廢已久或者是他過於龐大,在走入入口時就讓我有種被吸進去的錯覺,於是沒想那麼多我便進去探索這空間的奇妙之處。

相較於先前去勘察的場地,這裡寬廣許多。雖然是一個大區塊,但是每一區其實都有他特殊的面貌,不論是畫面的營造上,或是拍攝的操作上都相較前面幾個地點方便。

而乾淨的水泥柱豎立在工廠中的每個角落,不知是早已掉落或是原本就不加點綴,水泥柱單純極簡,讓我不盡聯想到建築大師安藤忠雄的清水模建築,雖然設計與外觀不盡相同,但是對我來說卻傳達出相同的感受。

相較於都市中的廢墟,常常被人塗鴉噴漆,而這間工廠也許因為地理位置偏僻,人煙稀少,並未遭受破壞、毀損,也讓這個地方能保留他最純粹的美感。


於是場景就這樣定下來,大隊人馬便驅車來到這裡拍攝,拍攝其間發生了一些趣事,這裡就不多做贅述,如果喜歡這裡的空間感,可以點選下列影片。

忘記什麼是看了哪本書或是哪本報導說,搖滾世代結束在有MTV台開始,音樂影像的傳達,破壞了搖滾樂的純粹與初衷,但是換個方式想,也許表演不單單只是舞台與現場觀眾情感的渲染,視覺、聽覺上共同的表現,也許不在是搖滾,但是對於音樂以視覺藝術上,也是一種新的感受。

(Photo by Peng Chin Yi)

 

作詞:聖皓
作曲:聖皓/子安

還躲在質疑裡釋懷 對著否定順其自然
該時候被自己青睞
他說他得到了舞台 所以你掩蓋了色彩
該隆重誰的審美觀

痛快精彩 完美沒有好壞
沒來由的崇拜消遣自以為是的好感
放縱對待 別理舊的安排
聽話聽說聽海聽聽自己意見最實在
別遺憾太多無奈總來自惡性的循環
流行總有太多必須不適合要怎麼辦

還為誰喝采 沒所謂一定的可愛
定義最完美的自在

痛快精彩 完美沒有好壞
沒來由的崇拜消遣自以為是的好感
放縱對待 別理舊的安排
聽話聽說聽海聽聽自己意見最實在
別遺憾太多無奈總來自惡性的循環
流行總有太多必須不適合要怎麼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波卡多試片室Pixnet

波卡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白白
  • 真的很好聽呢!
    我喜歡:)
  • 希望影片你也會喜歡

    波卡多 於 2011/12/25 21:10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