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說我愛上Post Rock是什麼時候 ?!我會跟你說是第一次聽到「甜梅號」那時候開始。


與「甜梅號」相遇是一個巧合, 2007年的某天,在敦南誠品我拿著「Blonde Redhead」的《23》要結帳時與櫃檯店員小聊,他說如果你喜歡Blonde Redhead」也許你會喜歡這個,他話ㄧ說畢便把擺在櫃台旁邊的《謝謝你提醒我》專輯遞給我,那時候也沒想那麼多就帶走了。


  沒有太戲劇化的情節,我沉迷在《23》虛無飄渺歌聲之中,而甜梅號買回來後就被擱置在CD架上,慢慢地積著薄薄的灰塵,隨著時間長短也遺忘那時候買了這張專輯。直到有天晚上,心頭鬱悶在CD架找著可以抒發壓力的音樂,就在這時候將這張CD放上轉盤,從〈三分之ㄧ的搖籃曲〉一直到〈新流浪運動〉,ㄧ個節拍ㄧ個節拍的敲打著內心的不安與焦躁,這時心裡的糾結,像是ㄧ道磚牆被每個音符慢慢敲碎,隨著音樂止拍還是感動不已。我再度按下PLAY,隨著CD旋轉感動,感動隨著 CD旋轉,那晚我愛上了Post Rock也愛上了「甜梅號」。


《謝謝你提醒我》陪了我好幾個光陰,因為「甜梅號」我也愛上了許多 Post Rock的樂團,ㄧ個樂團將我引領到另外一個不同的音樂世界。而沒有多久收到了兵單,到了外島當兵,那鼓譟的聲響,成了我的精神發電機,繞著操場奔跑,嘴裡呢喃著那些熟悉的音符,哼唱著大多是這些歌曲,除了成為心靈上的支柱,也成為每個moment的旋律。


退伍後不論在生活上或是工作上總是充斥著迷網,生活的點滴總充滿著匱乏,心中總塞滿著許多沒辦法排解的壓力。那晚我第一次聽到《腦海群島》時好像勾勒出什麼樣的思緒,我尋著這條線找著那好像曾經熟悉的情境,沒辦法形容的熟悉感,在一個又一個音符挑動著腦海裡的片刻回憶。終於我參與[腦海群島最終場]的表演,當第一聲起,每條聲線像是每條不同的出口,不斷宣洩出那些壓抑在內心深處的無所適從,沒有歌詞的音樂,在腦海中轉化成另外一種語言,像是自己與自己的對談,那高低起伏的節奏,讓我不禁深喘一口氣,好像許多無解的難題,在那些不斷交集的節奏中找到了解答。隨著音樂搖晃著身體,讓心中不管好的、壞的、愉快、難過的事情都丟出去,心中的凹凸不平,被那交纏的音牆撫平,那晚聆聽著音符與節拍的對話,彷彿是某些時時刻刻的縮影,我閉上眼睛體會那從耳道傳遞道身體每一端的感動,我沒有激動的留下眼淚,卻止不住嘴角的微笑。


那晚沒有太多亢奮,心情不斷的壓抑又不斷的抒發,矛盾的情緒塞滿了又被掏空,但是在那瞬間好像內心得到了什麼解答,《腦海群島》這場表顯像是素描筆勾勒著心中的圖案像,隨著那些音符找到心中島嶼,又隨著那些節拍找到屬於這島嶼的出口。


evonndog 拍攝的 100612-甜梅號@the wall-腦海群島最終場。


evonndog 拍攝的 100612-甜梅號@the wall-腦海群島最終場。


evonndog 拍攝的 100612-甜梅號@the wall-腦海群島最終場。


evonndog 拍攝的 100612-甜梅號@the wall-腦海群島最終場。


圖片引用evonndog的Flickr:http://www.flickr.com/photos/nndog/sets/72157624273588916/


evonndog 拍攝的 100612-甜梅號@the wall-腦海群島最終場。


evonndog 拍攝的 100612-甜梅號@the wall-腦海群島最終場。


evonndog 拍攝的 100612-甜梅號@the wall-腦海群島最終場。


這場屬於大家屬於自己的一場concert


令人感動all night long


南方蝶道





河畔建築鼓譟





站在太陽上







TAG:甜梅號
創作者介紹

波卡多試片室Pixnet

波卡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emhyam
  • 酷!!!最近也在複習他們。
  • 近期他們最後一場演出在屋頂音樂節,讓我很期待!!

    波卡多 於 2011/07/02 11: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